• 不知者不罪 鹦鹉案的知与罪 2019-11-03
  • 特朗普及美国的国家信誉已经严重受损 2019-11-03
  • 湖南农村公路总里程20.2万公里 明年自然村实现路路通 2019-10-26
  •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:国家队员选拔要取消领导干预、杜绝暗箱操作 2019-10-26
  • 《今天我学习》第一集:如何理解党的十九大的鲜明主题 2019-10-13
  • 为“看着就想笑”出头,手法小儿科也下作 2019-10-13
  • 热带低压来袭  国家防总部署防御工作 2019-10-04
  • 【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】驻村路上父女同行 2019-10-04
  • 【寄语】献给“最可爱的人”!八一节,您想对人民子弟兵说些啥? 2019-09-03
  • 3人利用花呗套现3.2亿被批捕 获利约500万元 2019-09-03
  • 王 勤:学习十九大报告有感(诗词两首) 2019-08-30
  • 农村生活垃圾治理大有可为 2019-08-19
  • 长江中下游正式“入梅”!中东部高温降雨齐上阵 湖北中北部有大到暴雨 2019-08-18
  • 滴眼药水无法逆转白内障 2019-08-11
  • 尼勒克县88支“访惠聚”驻村工作队持续发力惠民生 2019-08-08
  • 河北20选5 > 重生之首席魔女 > chapter 33 怪物

    河北福利20选五走势图:chapter 33 怪物



        宴会散场后,司徒凌领着季苏菲坐在屋子里,拨开她的裙摆,看到她小腿的一处被踢的淤青,有些心疼却又好气,手指戳了戳季苏菲的脑袋,“笨女人,你不打架就浑身皮痒痒是不是?你和她打什么?她是什么人?别看她弱不禁风的样子,她可是那个玄宗门里的大巫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大巫婆?”季苏菲倒是没想到司徒凌会这么形容那个叫飘雪的女子,不得不说,那个飘雪,一眼看去,真的是高贵圣洁的让人不忍去亵渎和染指,而她的身手也的确不容小觑。

        “是啊,我记得八岁那年我第一次看见她,她就是现在这个样子,现在小爷我都十六岁了,她还是这个样子,你不觉得她就是个老巫婆吗?不会变老的怪物!”司徒凌说话倒是很恶毒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侧目,不会变老的怪物?

        有些人或许会羡慕一个人可以得到永远的年轻貌美,可是司徒凌这句话却一阵见血,生老病死从来都是人之常情,不会变老的人还是人吗?

        “嗯,是怪物!”季苏菲淡漠的赞同了司徒凌这个观点,又问道,“司徒凌,如果我也不会变老,那我也是怪物?”

        司徒凌却是笑了,他的笑容很干净,干净的没有多余的杂质,再次抬起手指敲了一下季苏菲的脑袋,“笨女人,做什么白日梦,不想变老?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没说话,司徒凌却认真的说道:“苏菲,我还是劝你一句,不要去招惹那个飘雪,她很厉害的,我二姐说那是迷信,可我知道那绝对不是,她有阴阳眼的,以前我们住在老宅,小时候我身子羸弱,有一次我突然惊厥了,我家老爷子就去请她来帮我看看,那时候她的医术也算是很厉害了,只需用一根针就能治病救人,只是不轻易出手,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好了,听爷爷说,是老宅里冤魂不散,老爷子这才想要搬家,我记得那天夜里我起床,看见她一身白衣站在院子旁的一口井边,不知道在说什么,后来手里划过一道符咒,我亲眼看到那个符咒烧起来的时候,井口里冒出一个鬼魂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那天你根本是发高烧,烧糊涂了!”二姐司徒青走进来一本正经的说道,“你那晚一直躺在床上说胡话,根本没有离开房间一步!”

        “不可能,小爷我分得清现实和做梦,那天绝对不是做梦!”司徒凌很霸道的喊着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眯起眼眸,没有说话,显然对司徒凌说的话,季苏菲是信了,因为和飘雪交手的时候,她已经察觉到了,她是玄学一脉的传承,会驱鬼也是正常。

        就如之前,她将那块受了“诅咒”玉环放到何家骏的身上,何家骏在病倒后,医生们也只是检查出来他是肾衰竭,需要换肾,而那个玄宗门的江老头,一眼就识破了那个玉环,并且救了何家骏,虽然最后江老头还是死在季苏菲的手里,但不表示玄宗门里面的人个个都是江老头那样的蠢货。

        飘雪如果真的有阴阳眼,那么迟早会发现自己储藏着的那些亡灵。

        司徒青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弟弟,这个司徒凌从小到大都被家里人给宠坏了,一身的臭脾气和臭毛病,这会儿居然这么体贴的给另一个女孩子擦药酒,还真是大跌眼镜。

        “咳咳!”司徒青咳嗽了两声,推了推镜框说道,“季小姐,我家老爷子请你过去有话要说!”

        “爷爷找她做什么?”司徒凌不高兴了,觉得司徒老爷子一定是要因为晚宴上的事情找季苏菲兴师问罪了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去问爷爷吧!”司徒青白了司徒凌一眼,“我晚上还要回研究院,先走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切,工作狂!”司徒凌不爽,整天打扮的老气横秋的样子,难怪一个男人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看着司徒青离开,幽幽道:“她喜欢言胤宸!”

        “嗯哼,你也看出来了?全家人都知道,可又怎么样?那个姓言的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!老爷子都是满意言胤宸这个孙女婿,可有用么?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没说话,只是站起身去找司徒老爷子了,司徒凌在她身边说道:“你别怕,如果老爷子敢给你难堪,我就去和他理论!”

        司徒老爷子此时正在自己房间落地窗外的露台上,当时这个房型的设计都是经过特别慎重推敲的,司徒老爷子闲来无事就喜欢在自己房间的露台院子里打个太极、种种花草,也就免得每次要活动都要去楼下的大院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进门的时候,司徒老爷子手里就拿着自己送给他的那把青铜古剑舞来舞去,见季苏菲来了,便是笑眯眯的说道:“你来了,季小姐!”

        这一点,司徒老爷子和唐老就不一样,唐老这个人城府极深,却偏偏的喜欢表现的对你很亲昵,在见到季苏菲第一面以后,便是开口闭口都是“季丫头”,仿佛季苏菲真的就和他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一样。

        司徒老爷子不同,虽然看起来对你也很和善,一开口,一句“季小姐”,便是将关系拉开了,至少划清了界限,等会儿交流的时候,也是平等的身份,而不是表现出自己是上位者或者一个长辈的姿态。

        若是季苏菲在这时候刻意的表现出自己的乖巧和亲近,说一句:您不要叫我季小姐,还是叫我苏菲吧!

        那么便是让人轻看了,可是往往很多时候,一些年轻小辈们为了争取到司徒老爷子这个老司令的青睐和喜欢,总是会刻意的放低姿态去讨好。

        其次,季苏菲本身也不是那种嘴巴甜、会哄人开心的性格,她本就清冷,这样的交流方式反而能让她接受。

        “司徒老先生!”季苏菲同样生疏的问候,彻底的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,可偏偏两个人都觉得很舒坦。

        “这把青铜古??墒歉龊枚?,季小姐当真舍得割爱?要知道,这把青铜古剑问世,拿到拍卖会上,就他的收藏价值,少说也有个五百万,若是开了锋,流入黑市,那价格更是要翻几番的!”

        “投其所好罢了!”没说什么宝剑赠英雄那种虚伪的废话,露骨直白的说出来,对于别人有些尴尬,司徒老爷子却是当场笑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季小姐是路西菲尔家族的人?”司徒炎龙对路西菲尔这个家族也只是略有耳闻,并不清楚,所以现在也想从季苏菲这里摸个底。

        “嗯!”季苏菲应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不知道路西菲尔家族这时候突然让你出面,是不是有什么打算?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摇头,眼眸凌厉的扫过司徒老爷子的眼睛,清冷的问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司徒炎龙笑了笑,“你别紧张,我没有恶意,只是今晚,你搞砸了我的宴会,还得罪了宋家,你说这事儿……我们司徒家作为今晚的东家,要如何处理呢?宋老爷子这会儿还躺在医院里,宋家人还需要我一个解释,这事儿可不好糊弄!”

        “是不好糊弄!”季苏菲很认真的点头,这个一本正经的样子反而让司徒老爷子哭笑不得,自家有个太过深沉的孙女了,可眼前这个少女是正经的让人有些无奈,根本不在同一个平面上交流。

        “这事儿本来就不好糊弄,宋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,他好歹也是燕京四大家族之一!而且与唐家又有着世婚的约定!要对付宋家,如今看来,似乎你也得罪了唐家,唐宋两家联手,还真是让人头疼??!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看着司徒老爷子那副故作头疼焦急的模样,索性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。

        “司徒老先生突然办这个宴会,就是笃定了我会来参加,你的目的不就是想知道我会如何面对宋家的刁难!”季苏菲漫不经心的说道,“在司徒老先生的心里,一定是觉得我是把司徒凌当枪使,借他的手对付宋家,可事实是,我要对付宋家,还不需要一个孩子来出头~!”

        “孩子……”司徒老爷子默了,随后跳脚了,指着季苏菲道,“你说的孩子是我家小凌子?他十六岁了,怎么也不该是你说他是个孩子,你自己也还是个孩子!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只是安静的站着,目光飘向了远处,这个清冷飘渺的姿态,反而让司徒老爷子有些汗颜,好吧,这个女娃实在不可爱,完全无法当一个小孩子去看。

        “我家司徒凌好像喜欢上你了!”司徒老爷子叹了一口气,放下手中的青铜古剑。

        “嗯!”季苏菲丝毫不见害羞,应声的理所当然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喜欢他妈?”

        “不喜欢!”

        司徒老爷子有些揪心,想要吐血,他这个宝贝孙子第一次这么动真格的喜欢一个女孩子,如果失恋了,打击一定很大。

        “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叫什么……陆子豪的人?”司徒老爷子问道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没有说话,司徒老爷子也知道自己不便多问了,便是继续说起了正题,“季小姐,你很聪明,的确,我不在乎是不是得罪宋家,也的确是想要看看小凌子口中说的你,会如何面对宋家人,毕竟我是不希望我的孙子受伤的。但是今晚,你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说飘雪?”季苏菲已经猜到了,司徒老爷子找自己来,真正想说的不是宋家、不是司徒凌,而是那个叫飘雪的女子。

    Ps:书友们,我是第五蓝邪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  • 不知者不罪 鹦鹉案的知与罪 2019-11-03
  • 特朗普及美国的国家信誉已经严重受损 2019-11-03
  • 湖南农村公路总里程20.2万公里 明年自然村实现路路通 2019-10-26
  •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:国家队员选拔要取消领导干预、杜绝暗箱操作 2019-10-26
  • 《今天我学习》第一集:如何理解党的十九大的鲜明主题 2019-10-13
  • 为“看着就想笑”出头,手法小儿科也下作 2019-10-13
  • 热带低压来袭  国家防总部署防御工作 2019-10-04
  • 【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】驻村路上父女同行 2019-10-04
  • 【寄语】献给“最可爱的人”!八一节,您想对人民子弟兵说些啥? 2019-09-03
  • 3人利用花呗套现3.2亿被批捕 获利约500万元 2019-09-03
  • 王 勤:学习十九大报告有感(诗词两首) 2019-08-30
  • 农村生活垃圾治理大有可为 2019-08-19
  • 长江中下游正式“入梅”!中东部高温降雨齐上阵 湖北中北部有大到暴雨 2019-08-18
  • 滴眼药水无法逆转白内障 2019-08-11
  • 尼勒克县88支“访惠聚”驻村工作队持续发力惠民生 2019-08-08
  • 欧洲彩票大奖 福彩快3开奖号码 分分彩大小单双技巧 幸运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白小姐玄机图资料大全 真人麻将 搜狐彩票彩吧论坛 3d彩票算法教程 博彩业 六肖十中八永久公式 广东南粤风釆36选7走势图 11选5开奖 山东威海11选五 三公双公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