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20选5 > 欢喜记事 > 第五百四十六章 心虚

河北二十选5走势图:第五百四十六章 心虚


  ?    苏锦和谢景宸迈步回沉香轩。
  
      两人刚走不久。
  
      王府门前两顶软轿徐徐停下。
  
      大姑奶奶刑部尚书夫人携女儿曲清儿回府探望老夫人和苏锦。
  
      母女两前脚进府,后脚又过来两顶软轿。
  
      二姑奶奶南宁侯夫人携女儿廖雪也回府了。
  
      时间掐的这么好,守门小厮眼里都流露一抹瞧热闹的神情。
  
      毕竟大姑奶奶和二姑奶奶是针尖对麦芒,见面就掐。
  
      没出嫁时争宠。
  
      出嫁后拼夫婿,拼儿女,斗的是不可开交。
  
      老王爷偏疼大姑奶奶一些,但老夫人把二姑奶奶捧在手心里疼。
  
      是以两人斗起来,胜负难料。
  
      不像别人和世子妃斗,那是一边倒的世子妃赢,毫无悬念。
  
      看大姑奶奶和二姑奶奶斗,乐趣在于看谁赢。
  
      看世子妃和别人斗,则是看别人能倒霉到什么程度。
  
      栖鹤堂。
  
      内屋。
  
      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,正看着手中的佛珠出神。
  
      小丫鬟或许不知道那串佛珠的来历,王妈妈却是知道的。
  
      这是老夫人五十大寿时,勇诚伯世子送的寿礼。
  
      沉香木的佛珠,打磨的光滑,隐隐有光泽。
  
      但老夫人习惯了小叶紫檀,这串佛珠一直藏于箱底。
  
      知道勇诚伯世子被人毒杀后,老夫人手中佛珠坠地,又被她踢了一脚。
  
      老夫人匆忙追出去,等王妈妈和丫鬟想起捡佛珠的时候——
  
      那串老夫人从不离手的佛珠不知道被谁拾了去。
  
      回府后,老夫人就把这串佛珠翻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老夫人对待勇诚伯有多好,王妈妈看在眼里,虽然觉得老夫人糊涂,但老夫人就是信任勇诚伯,爱屋及乌,连带着疼爱勇诚伯世子。
  
      今儿是勇诚伯世子下葬的日子,老夫人睹物思人了。
  
      只是老夫人回府后,身上的戾气之重,仿佛换了个人一般,尤其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杀气,让人心惊肉跳。
  
      王妈妈担心会出事。
  
      屋外,小丫鬟走进来道,“老夫人,大姑奶奶和二姑奶奶回门了?!?br />  
      王妈妈登时头大。
  
      怎么又凑一起回来了?
  
      老夫人心情正不好,她们再争上几句,无疑是雪上添霜。
  
      老夫人抬起胳膊,王妈妈忙将她扶起来。
  
      正屋内,老夫人刚坐下,大姑奶奶和二姑奶奶就走了进来。
  
      老夫人脸色有些苍白,二姑奶奶先道,“娘脸色怎么这么差,可是身体不适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没事,”老夫人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天这么热,你们怎么回府了?”老夫人问道。
  
      大姑奶奶恭敬行礼,道,“母亲在静安寺替父亲祈福,女儿也没去探望,如今您回府,宸儿和世子妃又坠崖,女儿理应回府探望一番?!?br />  
      她把挑的人参送上。
  
      二姑奶奶送的是燕窝。
  
      落了下乘,二姑奶奶有些不快。
  
      “坐吧,”老夫人神情淡淡。
  
      大姑奶奶和二姑奶奶对立而坐。
  
      聊了没几句,话题就聊到了勇诚伯府。
  
      二姑奶奶惋惜勇诚伯世子被害,道,“今儿是勇诚伯世子下葬的日子,可惜勇诚伯膝下就这么一个儿子,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,实在令人唏嘘?!?br />  
      “前些日子,勇诚伯夫人还和我说起想给勇诚伯世子物色个德才兼备的世子夫人,言语间似乎看上了清儿?!?br />  
      “没想到她还没来得及提亲,勇诚伯世子便……?!?br />  
      大姑奶奶脸色隐隐难看。
  
      勇诚伯府就一个独子,极尽娇惯,活脱脱一斗鸡遛狗之辈。
  
      把女儿嫁给他,那不是推女儿入火坑吗?
  
      何况勇诚伯世子已经死了,在人下葬之日说这事,实在不吉利。
  
      老夫人看了曲清儿一眼,只见她涨红了脸,敢怒不敢言。
  
      老夫人眸光微动,手中佛珠飞快的拨弄了两下。
  
      喝了半盏茶后,老夫人要去方便,王妈妈要扶她,老夫人没让。
  
      丫鬟兰芝扶老夫人离开。
  
      这丫鬟是绿袖被杖毙后新提拔上来的。
  
      为人机灵,手脚麻溜,颇得老夫人看重。
  
      要说红袖也是憋屈,本以为抱了王妈妈的大腿,从此能坐稳栖鹤堂第一大丫鬟的位置,谁想到斗垮了一个绿袖,又来了一个兰芝。
  
      还有王妈妈,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牵连了,自打她抱了王妈妈大腿后,王妈妈就不大受老夫人信任了。
  
      再这么下去,她还没得宠,就要拉着王妈妈一起失宠了。
  
      没一会儿,兰芝便扶着老夫人回来。
  
      曲清儿站起来道,“外祖母,我们去看望表哥和表嫂?!?br />  
      “外头热,吃完银耳莲子羹再去,”老夫人慈蔼道。
  
      “兰芝,去端银耳莲子羹来?!?br />  
      兰芝福身退下。
  
      兰芝去小厨房端了莲子羹来,直接去了屏风后。
  
      王妈妈觉得不对劲。
  
      莲子羹既然端来了,还要去屏风后做什么?
  
      她抬脚走过去,正好见兰芝从怀里掏出一小包来要倒进碗里。
  
      王妈妈轻咳了一声,兰芝手一抖。
  
      刚打开的药包掉在了地上。
  
      “王……王妈妈,”兰芝脸色惨白。
  
      第一次干坏事就被人抓包了,那种心虚可想而知了。
  
      只要王妈妈呵斥一句,她这条命就没了。
  
      老夫人不可能会保她的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被提拔做大丫鬟是好事,没想到她月钱都还没有拿到手,就要小命休矣。
  
      王妈妈一脸失望。
  
      她知道此事与兰芝无关,她一个丫鬟能和谁结仇。
  
      “看着我做什么,还不赶紧把莲子羹端出去,”王妈妈皱眉道。
  
      在王妈妈盯梢下,兰芝把莲子羹端出去。
  
      王妈妈看着地上的药包。
  
      眼底闪过浓浓的担忧。
  
      老夫人莫不是中邪了?
  
      哪有为了嫁祸别人给自己的亲外孙女下毒的?
  
      哪怕不致命,也不该这么做。
  
      把药包捡起来,王妈妈揣入怀中。
  
      曲清儿和廖雪吃了银耳莲子羹后,就去了沉香轩。
  
      廖雪一脸不快。
  
      若不是被逼着来的,她哪里愿意探望苏锦?
  
      初次见面,就被苏锦欺负的被抬出沉香轩。
  
      后又因为苏锦不肯承担勇诚伯府大姑娘烫伤手之过,害她被训斥,还赔了不少银子。
  
      她觉得苏锦就是她的克星。
  
      在沉香轩待了没一会儿,她就要走,曲清儿只能跟着一起告辞。
  
      等两人回栖鹤堂,老夫人眉头拧的紧紧的。
  
      她斜了兰芝一眼。
  
      兰芝慌乱的低下头去。
  
      怕老夫人怪她办事不利,等大姑奶奶和二姑奶奶走后,兰芝赶紧跟老夫人赔罪。
  
      “老夫人息怒,不是奴婢不肯照吩咐办事,”兰芝跪在地上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奴婢下毒的时候,王妈妈看见了,她不让奴婢下毒?!?br />  
      老夫人手中佛珠拨弄的紧紧的,“那药呢?”
  
      “药被王妈妈拿走了,”兰芝回道。
  
      老夫人深呼一口气,将眸底闪烁的怒气压下,“去告诉南漳郡主,今晚设家宴?!?br />